咚咚咚咚咚♂

三分邪氣,七分疝氣。

[靖藺]琅琊閣少閣主出閣始末

就幾個片段,其實與標題不符,ooc,雙性生子

******

蕭景琰知道那件事時,藺晨和蕭景琰關係處於“我們滾了幾次床單發現彼此床事挺合拍約了會也萬辛沒想把對方殺死大概暫時還沒有打算一拍兩散”階段。
是藺晨單方面這樣認為。
蕭景琰打開始就有與子偕老的心,或者他啥都沒想就是任憑胯下一股子火動作,然後有了與子偕老的心。
總之那是情到濃時,藺晨帶著蕭景琰的手摸到那地方,之後就本能了。爽過以後這二愣子接受度簡直特高,聽著驚世駭俗匪夷所思的告白也差不多還那表情,就問了句那會不會懷孕,藺少閣主翻了翻白眼表示老子沒實驗過哪知道便蒙上被子睡了。
蕭景琰看著身邊那一大包,忽然覺得亂亢奮一把,心臟跳得,一夜未眠。

梅長蘇知道這事時表情甚是有趣,那臉被藺晨畫下了掛在書房氣人,唯妙唯肖,顏藝驚人。
為什麼梅長蘇會知道?
少閣主懷孕了唄,顯懷了都。

自家兒子大婚時老閣主不曉得在哪個海外仙島逍遙,屁沒來放一聲,但在藺晨產前趕到了金陵城。
一切順利。孫子出生了沒什麼問題健康得很,兒子則沒一周就拿了劍耍還跟飛流追趕跑跳碰,老閣主嚐盡了宮裏美酒美食,有姿色的宮女見他也知道遠遠地躲了,想想這地方真沒意思但還剩一件事要辦,老閣主慢慢悠悠,鬼神一樣不知不覺地飄到晃到正批奏折的當今聖上面前。
皇上抬眼忽然見了老丈人,一臉嚴肅,全然不似平日為老不尊的樣,有些慌,起了身站著。
這倆大眼瞪老眼的,老半天,藺老閣主說了一句「你知道為什麼我幹嘛不把藺晨當女兒養?」
蕭景琰張了嘴,又發不出聲音。
老閣主沒管他繼續說道「一來是這小子生得太男人樣了,做女人不美還得給他整整外觀不能閹了了事,麻煩。」「二來當今世道倫常,任你橫走江湖再怎樣蕭灑威風,不顧旁的風言冷語又武功天下第一,當個男子遠遠比女子好過太多,自由,不那麼孤單。縱是千夫所指都沒那麼落水狗。」「跟女人生不出孩子沒關係,但這小王八蛋還是搞了個子虛烏有的前朝千金身份坐了你小子這硬梆梆的后位。你最好清楚身為皇后前他是一個男人。別真拿他當你的妻子去束縛他,你皇上他還我少閣主呢,他愛留你身邊隨便,他要想走你頂好別硬留他。要是他因你這大梁國母之位有了閃失,甭管大梁小梁,老夫七日內讓你人頭落地。」
說畢藺老閣主煙一樣出了宮牆消失了。
蕭景琰還痴呆地想反駁晨兒穿女裝可好看咧,這老的走了便來了小的。
「呦老爹逃難功夫挺俊,嘴又更臭了。」藺晨不客氣地攤上蕭景琰後背,懶懶說道。
蕭景琰笑了,也沒回頭反手環了這人的腰帶到身側,問他「你不是該在歇息嗎?」
藺晨答非所問「孩子長蘇飛流靜姨看著呢,可愛了。」
「我不是問…」
「…說到飛流那死孩子,七早八早尋了一堆寶貝,說要給孩子的,都不許哥哥我瞧瞧,成天小弟弟長小弟弟短,這孩子生了給他看還嫌像猴子雖然真挺像的,孩子長得白胖了又成天守著這只看皮面的膚淺審美不知哪裡學的。」
「那必需是小殊。」當今聖上摟著皇后娘娘,溫柔地說。
留下一桌子奏折筆墨,兩人走遠,身體貼著像跳舞。

完。

******

景琰他沒不理朝政只是安置娘娘去了

评论(2)
热度(63)

© 咚咚咚咚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