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咚♂

三分邪氣,七分疝氣。

[靖藺]採花賊

柳后視角,柳后是主角,沒啥狗男男情節。

又名:壞的情敵打你的胎偷你的人,心很大的情敵跟你裝逼跟你飛。

和原作有很大出入。太子婚期都給嚕主隨便挪了半年。

----------

春猶未至,細雪飄搖,柳府偏僻院中一株早開的桃花映著雪,甚是豔麗好看。

柳文君獨坐院邊,著冬衣大髦,端懷爐,手握一卷唐傳奇小說,望著桃花出神。

她想起兒時無意聽見父親的小妾和家中僕役討論要在某夜一塊兒走,走遠遠地去做夫妻,他們沒在說好的日期失蹤,他們吵了一架,後來那僕役娶了個丫環,小妾過沒多久自己跑了,家中嘴貧下人道,放蕩女子,放好日子不過,去哪裏也是誤人自誤沒好下場。

柳文君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沒向大人告發那對意圖私奔的情侶,可能因為那妾室說不上受寵,可能因為太好奇這成年人的事,可能其實想過的但怕後果,別人的,可能有點自己的。她可能當時已經隱約以為為此讓人遭罪並非好事,無論倫常如何。

她想這太子爺照風評會是個明君吧,卻有點事不關己,乃至厭煩。出身世家女子受過精良教育,最終等的不就是為人最好內助,且因有這好家世,她可是將成為大梁未來國母了。

此前沒有什麼感覺,但一知婚事定了,她卻老看向牆外,少時偷從下人處買來的幾本傳奇遊俠故事是翻了又翻。

柳文君自嘲,當不了紅拂女難道做武后呢。

正自沉陷思緒,撇見桃樹前一抹白影,若不是在動作,可難察覺,也不知在那多久了。

似是發現柳文君注視,那白衣人轉過身來,輕挑笑道,美人兒你家這花是全金陵最早的,也開得好,就借我幾枝回家罷。他烏黑長髮披著,相貌俊美,穿的是華貴卻不像能禦寒的衣物,若非眉眼風流,倒有仙人之姿。

柳文君細看他那神情,笑意沒入眼裏,風流只在表面,打量自己是夠久的了,心下思量,也沒叫人來,回道,這花不曾開出牆外,只我家獨賞是沒意思,公子要了去可以,但除自家院裏欣賞,請代小女子種幾枝在外邊,供城裏人看看。

白衣男子聞言答道,姑娘這府院裏的花怕是嬌貴,在那隨便路邊要種的活興許也開不好。

柳文君回道,這花公子是沒種過的,且試一試,好壞由天。

白衣男子真淺淺笑了,喃喃自語世家大戶千金竟非俗物,朝柳文君點頭,抓著把半開桃花離去,高大的人,身子輕得像鳥,一下飛走,瀟灑而似失意。


柳文君沒和太子結親,他們不過是表面夫妻。

洞房夜太子沒說理由,道抱歉,柳文君看那張耿直剛正的臉想,抱歉什麼,我這倒輕鬆,卻不知是太子有隱疾或有什麼人身為正妻得提防。

又一年冬,宮中柳文君看那桃花,小小一株,受良好照料,也是早開,回憶未嫁時與那白衣男子對話,想還是入宮了,讀書寫字練畫,協助夫君,過得不差,雖是虛凰假鳳,夫妻相敬如賓,也未聞風言風語,不曉得委那男子在城內種的花活了死了。

是夜柳文君便向蕭景琰道,臣妾有一人想問,夫君可不答。

蕭景琰一愣,道,夫人請說。

柳文君道,此人或是與江左梅郎有關的江湖豪傑,年約三十許,白衣披髮,身懷武功,非金陵人士,行事瀟灑風流。

蕭景琰那張微黑的臉紅了,沉默半晌,柳文君正欲說夫君不答便是了,他又道,是有其人,他是小殊摯友,也是他的醫生,姓藺名晨,江湖上是有名號的,那日唐突夫人,我已教訓過。

柳文君端詳他似有些溫柔而懊惱的神情,動念揣測,道,也無所謂唐突,臣妾是見宮中桃花,想起其人,當日有事相託,以後或能一見問問?

蕭景琰窘迫起來,柳文君便笑道,非要緊事兒,只是一說。

終究柳文君和那藺晨還是見了,其時太子已成新帝。

柳文君端著自己的猜測想,我這夫君也非俗人。

柳文君道,原來那真是柳府分來的桃花。

對面藺晨道,不見皇后驚訝,可是早已猜得?

柳文君道,我只猜得你是和那江左梅郎有關的江湖人,非金陵人,亦可能不是大梁人,為探未來太子妃而來。其他的事,是由觀景琰神情胡猜猜得。

藺晨眼珠子翻了翻道,他要心虛時啥也瞞不住,唉,也是我那日自語大意了,不知娘娘要拿我這男寵如何?

柳文君卻道,不知託公子種在城裏的我家桃花開得如何?

藺晨搧著扇子嘻嘻笑道,現下過了花期,來年姑娘能見藺某乃重諾之人。


江湖人見琅琊閣少閣主身邊不時多跟了幾個人。

一個是少年男子,武功頗高,人說若不是琅琊閣的怕能上榜,招式陰邪奇詭,樣子清秀冷峻,寡言少語,唯他藺少閣主逗得了,叫飛流;一個是青年男子,姓戚,也被同行叫做水牛,高大勁瘦,霸氣剛毅,功夫只是不差,星眉劍目,本或是周正好看的,臉中央卻生個大酒槽鼻,和那少閣主同進同出,比同胞手足都親暱,有多事的暗地說少閣主玩到男人身上還居然不是個美人的;一個姓木,年輕男子,眉清目秀卻滿面傷疤,舉止斯文,個頭不高,肩窄腰細,像個書生,腳步還虛浮,身法倒正;慣常胡鬧與人不講禮法的藺少閣主待這木家公子收斂許多,若同行,戚姓男子更以禮相待,就飛流親近這溫雅男子。

木姓男子武功每現身皆再上層樓,使得是劍,和琅琊閣少閣主不是一路子,沉穩大氣,一派儒者風範,也不常動武,行事卻偶惹人非議,說那是性情中人,常扶弱濟貧,救助落難女子孤兒,也恨人欺凌牲畜,但別人家家事可以管得?倫常可以礙得?果真屬放浪形骸的藺少閣主同道。

完。

----------

文君這名字簡直咒死水牛了,但想名字想來想去覺得不會取用個自己看了順眼的也好。

柳氏行俠落人口實的事蹟大致像神雕俠吧,總之是價值觀較合近人胃口的作派。

评论(9)
热度(26)

© 咚咚咚咚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