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咚♂

三分邪氣,七分疝氣。

[靖藺]太空奇俠梅長蘇之今天基友腹內不太平

未來太空背景au全篇不著調生子

---------

孩子頭都要出來了,那廂還吵著一百二十種非典型接生法與我接生的娃都比你吃的肉多,梅長蘇想,醫者不自醫,說得可對了。

話說從頭。

換作兩百年前縱是親爹要臨時上你的太空船都是不行的,怕傳染病、星際區域政局不穩等等,所有程序得提早三年辦好,期間還不能有大差池,最終健檢安檢不過簽證費通關費也不會退,但現在,由於星際間一切交流極順暢和平,停泊在星際中繼站的船隻很容易碰上便車客,一般也多會酌量幫個忙。上述前提意思是隸屬於大梁艦隊靖王號,正要獨組前往遠方的考察小隊江左組組長暨考察艇艇長的梅長蘇沒有任何諸如"我們沒空間"、"得上司答應呢"這樣的理由拒絕區區一個便車客,那還是他十多年來的老友,也是救命恩人之子藺晨。

梅長蘇為多一個睽違不見損友同行稍稍開心,藺晨撿來卻粘著梅長蘇的孩子飛流則為要和壞人共處半年稍稍不開心。

上了船,該跑的跑,該跳的跳,該吃藥的還是沒吃藥。

梅長蘇捧著藥碗假裝喝了看老友被飛流突如其來潑得一身濕,好不愜意。只要忽略晏老隊醫的眼神,生活就該這麼過。
太空中水資源珍貴,沾著藺晨一身的可說是尿是湯是稀屎是經血是鼻涕是那滾滾恆河水,端看說的哪一世。

雖沒個正形,但藺晨並非普通的藉由窮遊尋找自我招喚靈魂的便車客,身為讓梅長蘇加薪兩個零的"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宇宙"消息始造謠者、掌握大量準確數據情報號稱銀河系最大絕對中立超然的情報販琅琊山星際研究所的少所長,這廝有錢得很。這趟他號稱是想會會老友,研究研究後宇宙交流時代人類性文化學,簡稱把妹撩漢,再者以老友體弱但能上天的特質複習複習醫者老本行。
梅長蘇認為通通是屁話,你大爺每見你都有事。

後來證明真是。

半年的探勘任務順利結束,待返回靖王號再匯合大梁艦隊再回地球,這時事來了。終於來了。

江左所有成員發現新聞裡那種快臨盆才發現懷孕了的母親並不難見。

眼下就有。

飛流表示:壞人,胖月半。

藺晨倒精神,心很大地探討起自己這奇葩體質是來自那次那個某某星人的超自然餽贈──喝得半醉的外星佬以神之名祝福藺小晨小朋友和他一生真愛有個胖娃兒──呢還是自己親爹媽說了謊自己根本不是純種雄性地球智人。

抽血證明,是前者,好消息是孩子大人都是地球人,不必憂心生態隔閡。
藺晨拒絕透露孩子它爹何許人也,戴上有超強現場感的娛樂用全罩式眼鏡,觀賞四百七十三年前的經典電影《異形》,"好陪養孩子出生的情緒"。
晏隊醫就孕夫精神健康給了建議:這小子本身比電影可怕多了。

孩子快生了,梅長蘇決定延遲回靖王號時程,留在考察地生。

現在才發現太空艇上醫療設備如此整齊連外行人簡易接生手冊都有是有道理的,真有在外星出人命的貨。

梅長蘇和發小兼上司靖王號艦長蕭景琰連絡,報告眈擱原由。

全息投影通訊裡蕭景琰聽到"哈哈哈藺晨個胖子胖到懷孕了都不知道!"不禁光速站起,以耿直臉一再確認孕夫何人,確認後十分霸道不講理地表示"小殊你一定要他先憋著等我去!"。
"當這觀光呢孩子又不是屎屎也不好憋......"梅長蘇話沒說完蕭景琰那方已經斷訊,估計是趕來了。

多個人來看看藺晨出糗也是不錯的,矮油這倆應該不認識這麼關心鐵定有貓膩,搓著衣角,緩過霸道水牛臉的驚嚇,梅長蘇笑容格外奸險。
不小心經過目擊此景的甄平第一百零一次覺得自己該留在赤焰號上,少船長長歪啦。

命運待蕭景琰不薄,他親駕整艘巨大的靖王號航艦,帥氣霸道而且趕在孩子出生前抵達了。

連帶了所有自己轄下的圍觀群眾。圍觀群眾準備好了爆米花瓜子汽水可樂若干,赫然發現零食沒了的梅長蘇不得已高價購買若干。

經歷了必然會有的"蕭景琰你這雞巴蛋!"、"就該把你閹了閹了閹了!!"、"&%#@+=︿&!!"後孩子出生了。給關在手術室外以梅長蘇為首的圍觀群眾不大滿意,說好的高潮迭起痛徹心扉慘絕人寰的生產過程呢?嚎兩下沒了??

是個女娃,恭喜蕭景琰當爹。

蕭景琰很開心,命運女神青睞他讓他得以像個(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的)新好男人陪產,雖然他知道自己有個孩子不過是數小時前的事,雖然他覺得親睹那過程自己一年半載內是,硬不起來了。

產夫在休息,閒雜人等在八卦。

蕭景琰在被梅長蘇拷問。

"你倆咋搞上了?"梅長蘇開門見山。

"搞上太難聽文雅點行不行?我們是真愛!T-r-u-e love!"手握一千毫升水杯,來不及喝,蕭景琰忙著維護自己的愛情。

"呵真愛咧一個兩個都沒給兄弟我鑑定過,不、算。到底怎樣認識的?"

"那是一次航太圈的研討會後會......"研討會後會,作為給常處太空的曠男怨女們的聯誼同歡會,才是研討會的重點。通常這種不三不四的場子正直好青年蕭景琰是不去的,但那時他和前女友小柳分手老久,又剛從太空下來整個人不在狀態,鬼使神差去了命中注定那場舞會遇到命中注定那個人。當晚會後會主題是復古扮裝舞會,聽著格外kink啊,很多人當場玩上了,酒池肉林,滿地妖精打架中蕭景琰正自感嘆現在年輕人沒握握小手聊聊心中理想未來人生的嗎,忽然一抬眼,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那人低著頭,頭髮梳得一絲不苟,鼻樑挺直,戴金絲眼鏡,穿著合身體面的西裝,斯文沉穩,五光十色舞廳燈球的光打他身上硬生生折射出金黃、略顯暗沉而優雅的古典油畫色澤,看不清臉,但蕭景琰想,他一定很好看。

然後他就過去了。越是靠近,全身都些微地顫抖。

然後他握上那雙手,拋下理想與人生與矜持,滾作一團。

果然很好看。

像第一次在太空中注視太陽逐漸點亮半顆地球。
像宇宙中既是無邊的黑也是無邊的明亮,無盡的孤獨且渺小,卻又巨大美麗。

他們談上了,且就相識時的打扮玩起"大時代背景下有五重身份的富家公子愛國特務和唯一知情的他的助手兼下屬兼管家兼繼弟兼情人"的轟轟烈烈角色扮演遊戲。

"我靠你一隻水牛哪裡學的這麼會玩!?"牛隔三日,刮目相看啊。

"其實我們也玩過醫師和警察的......"蕭景琰說,看著有點害羞有點回味無窮。

"......一般人一次只玩一種啊你都成精了。然後咧?"梅長蘇有點不想問,但為推動劇情,他忍。

"然後我就上太空了,我們一直有聯繫,其實這幾天還想跟他求婚的,就接到你訊息了。"

"......我懂你喜歡肉多的但藺晨他只是中年了臉大平常狀態不過150斤的而且花名遠播全銀河系。"

"說這幹嘛?"蕭景琰不明就裡。

"你們熱戀那時候大概是他一生最肥除了現在、不、剛剛......"

"你到底啥意思!"藺晨拜強健體質與現代醫療科技與晏隊醫的高明技術,產後回復神速,神不知鬼不覺躲這哥倆好背後偷聽良久聽到這兒才炸了。

"晨兒你咋起來了快回去休息。" "呃,嗨兄弟你氣色不錯啊。"

"休息個屁啊貨都卸完了沒跟你算帳呢!"藺晨一雙桃花眼帶半真半假怒意瞪著梅長蘇,蕭景琰自知說不過他,自覺地站他身後環著他腰,藺晨便不客氣軟軟靠上了,好一副虐狗姿勢。

"哎哎產後休養別動氣啊,不就是提醒一下你們對方缺點嗎要不你們沒兩天掰了身為雙方好友我多尷尬啊!順說藺晨你別看景琰他職位不低一副能幹樣啊,他這職位是到頂了,他爹根本忽略他,一艦長領的薪水沒比我這下屬多一千大洋,再講能幹吧這貨也就能幹了,沒有情趣、不懂浪漫,前面幾個女朋友都我出主意追的。"梅長蘇一口氣說完老長一段話,也倒了水咕嘟咕嘟喝了個一乾二淨。

"哼就你這俗氣標準也來談浪漫,他沒錢我有啊。他不懂情趣少爺我懂啊。"藺晨很是不屑地說。

確實呢,梅長蘇想,名師出高徒,水牛現在一開竅不得了啊,且再說下去兄弟都做不成啦。
趕緊轉移話題。

"那你幹嘛搭我便車?蒐集太空生產的資料啊?"

"沒事多疑會短命的,就是巡巡這區塊情報網,跟小飛流玩玩,吃吃你寶貝的地球零食,最後會個愛人唄。"

"…據我對你的了解,你倆一定還抓緊機會玩了幾百次全息視訊性愛。"

"不愧是知己!確實這才是我主要目的。"

"我、去!"

倆損友嘴拌個沒完,一直沉默的蕭景琰突然有了動靜。

"嫁給我吧!晨兒。"
還半跪捧了戒指,沒創意。

"我…" "我好奇很久了啊,你倆這愛稱夠復古的,身為現代人不覺得突兀嗎?"

"梅長蘇你丫搗什麼亂!"

"以後要叫先生、大哥、樓或遠遠或東哥都可以,只要你和我結婚,我嫁也行。"蕭景琰一雙鹿眼含情脈脈、水光盈盈。

"噁…" 

"那是自然,孩子都生了咱得負責。暱稱啥的就別管長蘇那廝亂說。"怕梅長蘇又煞風景似的,藺晨答應可快。

"誰孩子生了?"一把聲音響起,大梁艦隊總司令蕭選,蕭景琰親爹的全息投影大臉驟然出現。

”我肏啊啊啊啊啊!"三人異口同聲尖叫咒罵。

"罵自己爹呢這是?"

"沒的事,被嚇了一跳脫口而出,請別介意總司令。" 蕭景琰擺出撲克臉回道,剛剛最大聲的正是他。

"哼你該回報的時間怎麼延了?也學會不按規章行事了?沒有通報一聲是打算要反你老子呢?怎麼的又跑來林殊這?"蕭選非常之不信任這個經常被自己忽略的兒子。

"呃,舅舅…" "爸我未婚夫在小殊船上生了。"

"…好你個小子!記得你爸我三令五申說過不許和外星人搞到出人命吧!?真的是反了!!不開除你我把蕭字反著寫!!!"蕭總司令是純種主義者。

"報告艦隊總司令,我男人和女兒都純地球人來的,他是琅琊山的少所長,出差時不慎給裝了一套擴充功能…"

"琅琊山的人啊?那是可以想像。好你個小子,能拿下琅琊山的人,過去錯看你了,副總司令是你的了。哎,我的好兒婿啊,以後看在親家面上能否打個七折?"峰迴路轉,柳暗花明又一村,說得是蕭選態度。

"至多九。"藺晨甩他一臉跩。

"七五吧小友?你丈夫也在艦隊啊。"大梁總司令動之以情,倆下屬一旁沒臉看。

"八五,要不要?"

"行行行老夫等喜酒啊!"蕭選愉快豪邁地消失了。

"夠難看的!"確認蕭選斷了訊,三人異口同聲地道。

"所以我和女兒都隨你姓吧。"蕭景琰表示沒這爹。

"嘿嘿嘿,成。"雖然女兒名字沒想好。

"藺晨你給他的情報定價會提高了一倍起跳對吧?"梅長蘇說。

"聰明,不愧是我知己。"

"幸好現下太平盛世啊,要不你男人也大梁艦隊的人,不被你這天價害到才有鬼。"

"什麼大梁艦隊的人,是我藺晨的人。"

"好霸氣啊,景琰,這你媽沒意見?"

"晨兒一張嘴就叫她姊姊哪還有意見,再說你不是不知道,她一直希望我找個學醫出身的,知道他跟他爹治過你那頑疾又更滿意了。"

"憑藺晨那臉叫人姊姊算啥誇獎啊?"

"林殊你也別以為自己多年輕啊,三十好幾的大家都一樣。"

"好水牛知道擠兌我了!"

"而且林帥又來找我要你回赤焰了,多大的人了你還彆扭?"

"你才彆扭,你一家三口都彆扭!他有誠意就不該和霓凰說我糗事!"

"霓凰知道你糗事還少呢?"

"可不是,我連拍長蘇當年滿身白毛想喝血的影片都給她了,附贈原廠毛毛。"霓凰用來做了蘇毛氈吊飾隨身帶著,可愛。

"你真噁心!敢情你搭我這太空便車就是來噁心我的!"

"答對了,誰叫當年所有人知道林殊就是梅長蘇了你偏還要大家聯手把景琰矇在鼓底。你、活、該。"

"騙他很好玩的都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被發現、哎不是,景琰,這傢伙當年和你不認識但騙你他有份的,還給我支過招呢。"

"我懂啊,所以剛剛接到藺伯伯我老丈應徵靖王號駐艦醫生、隨行星際人類學家、情報官、地理勘查元、清潔工友的履歷就挑一個讓他上了。老人家關心孫女兒嘛。"蕭景琰,早非昔日吳下阿牛,暗算愛人於無形。

"蕭景琰你大爺的!!!!!!!!"藺晨瀟灑不羈愛自由,獨獨怕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藺晨你也有今天!"梅長蘇豁然開朗,捧腹大笑,笑聲朗朗,把隔壁藺晨蕭景琰女兒吵醒了哭,沒的又挨一頓罵。

藺家兒子熊,爹又比兒子熊,無論如何,閤家即將團圓,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完。
---------

又名:

我合鳥主在大數據時代就是這麼屌炸天、

吐槽役梅長蘇的被虐狗日常。

正劇感為負。

這麼霸道的藺小晨小朋友到底誰啊啊哈哈。

评论
热度(19)

© 咚咚咚咚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