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咚♂

三分邪氣,七分疝氣。

【藺→蘇→靖→藺】鴿子呀鴿子呀


有圖,配文見下。大三角如標題,清湯寡水,非糖有自創人物

bgm cucurrucucu paloma: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e9n_ddnqyEs

----------

藺晨神識逐漸散失時想著梅長蘇。

十多年來,從小到大,見這地獄裡回來的人自我折騰,懸那一口氣。

他小時候曾問過爹,蘇哥哥是不是很快要死,沒心沒肺,給他爹狠狠彈了個暴栗。

兒時胡說,大了捨不得。堪能與之比肩後藺晨由蘇哥哥改口長蘇,好像如此便真真同齡。

藺晨想,倒好,與梅長蘇共遊湖光山色,去它老半年,怕長蘇他是更想留在金陵,照顧他大梁天下他蕭景琰。什麼佛光素齋辣花生,從來是自己一人心心念念的。

骨骼崩裂、抽長,肌肉變形,毛細孔生出片片羽毛,藺晨第一次張開翅膀是為飛離兀自沉睡的梅長蘇。

他飛得並不好,搖搖晃晃,但足夠遠了。

若再重頭,藺晨知道自己樂意擔的只會多。

那是他最後念頭。


江左傳聞有鬼夜哭,其實是隻鴿子。

幾個人上屋頂抓鬼時看到的是隻怪鳥,與人一般大,鴿身,人面,那竟是藺少閣主的臉,髮絲全白,目紅如血。

梅長蘇醒轉後得知藺晨莫名地又有了法子給自己延壽,治病時不讓人見,醒來也不見他人哪裡去,有壞預感,不想卻成這副模樣。梅長蘇本把玩著的兩粒明珠滾落地上。

怪鳥一路掙扎欲逃,動作不靈活,氣力卻頗大,眾人不能傷它,費半天工夫將其帶至梅長蘇面前,好不狼狽。

梅長蘇摸上它的臉時它愣了,停了,目光似獸似小兒。

梅長蘇喚它:"藺晨。"

梅長蘇流下淚來,怪鳥急,發出鴿子般的哭叫。


人會違心避開自己心悅的,禽鳥則不。

怪鳥於梅長蘇亦步亦趨,梅長蘇命人造一巨籠,底附滑輪,外頭罩布遮著,讓它得以隨同出現人前。

它認不得飛流,飛流傷心,常像過去藺晨逗自己般逗弄怪鳥,但他心智不全,性子直接,玩來弄去就那麼幾招,倒像欺侮怪鳥。怪鳥不理,飛流便也不鬧它,常同它一塊,餵它吃食,梳理它毛髮,而怪鳥的雙眼注視的只有梅長蘇。

藺閣主聞兒子近況僅輕嘆:"小子隨的他娘。"


梅長蘇苦尋恢復藺晨人身的方法,一比丘尼至蘇宅求見,稱是藺少閣主友人,能解梅宗主惑。

棗紅僧袍將她瑩白肌膚襯出不存在的紅潤,妙齡樣貌。

比丘尼拒茶,要了美酒。

梅長蘇想,是像藺晨結識對象。

比丘尼細品過酒,饜足緩慢地湊近那怪鳥,那鳥猛地後退。

她說:"貧尼其實未曾有幸認識藺少閣主,只是認識天道因果,而因果認識藺少閣主。"

"簡略地說,藺少閣主為救梅宗主,明知定局,卻逆行,故成非人非獸非妖之身,再渡千年身。"

梅長蘇聞之駭極氣極,失了儀態,質疑道:"你們出家人老說我佛慈悲,可這讓人不倫不類的樣子,是哪門子慈悲?!"

比丘尼冷笑,艷且狠戾,道:"藺少閣主為情付出至斯,貧尼佩服。可梅宗主此言差矣,佛法慈悲,並不能以歲月人世情長衡量,他今日至此,是他造化,如此而已,你不負他甚麼。"

"他亦很明白,只是看不透,千年不過係修行期數,並非甚麼懲罰!那時間一到,成為甚麼是他的事,而在此時此刻,梅宗主也不必徒勞!"

比丘尼語方落,翻牆而走,身如飛煙。

梅長蘇自不可能放棄,但也無人能知藺晨何以形變,更不得解。

藺晨化身動作越靈活,也越不見人氣,再不認得過去名字,唯仍親近梅長蘇。

梅長蘇讓怪鳥前後跟著,寢食不分,讓人好好打理照顧它,但少正眼看它。

梅長蘇瀕死,藺晨救之,藺晨捨棄通透,甘為怪物,為換一命。梅長蘇沒有要求,然藺晨心許何人,情深幾許,他豈不知?

梅長蘇希望藺晨心裡有的是別人,或希望自己心裡的是藺晨,若心意相通,或藺晨真能通透豁達送離自己。可惜太遲。


身在江湖,心繫朝堂。

梅長蘇與親手推上皇座的大梁天子魚雁往來,指點江山,亦不時回到金陵。

"小殊代我問侯那回春妙手的琅琊閣少閣主吧?"某日蕭景琰道。

"我甚麼我?"梅長蘇挑他錯。

"這又沒外人。"

蕭景琰聳聳肩,續道:"他琅琊閣不涉朝中事,卻為大梁破例,怎麼說我…朕得當面謝他。"

梅長蘇苦笑:"你大梁哪那麼大面子了,琅琊閣為的是同我爹的江湖情誼。再說人你也見過的,一野夫,沒正形,現下還不曉得雲遊何方呢。"

蕭景琰有些無辜地說:"不就以前覺得這人不靠譜,想收回說過的話嗎?"

"哎哎誰能把吐過的話吃回去肚裡。別說你當時是太子,他可是大羅金仙也不放眼裡的人,你記掛了還嫌棄你煩的。"

往江左途中,梅長蘇忽然想看看怪鳥,揭開布廉,它正低頭吃食小塊生肉,臉上髮上沾了血水,過去藺晨野歸野,是愛整潔的,從小起沒有這麼狼狽,梅長蘇不忍不堪,以袖子細細擦拭它的臉。怪鳥低鳴撒嬌,笑了,露出兩列小小利齒。

它頭次有明顯表情,相近原來藺晨的表情,梅長蘇覺得受到鼓舞。

可怪鳥還是怪鳥,刻意親近,臉上也再無變化。


萬般糾葛,可未到頭罷?

既有因果輪迴,可能贖回罷?

梅長蘇死前問天。

天未答。

距藺晨給梅長蘇續命,不出三年。


梅長蘇遭刺,獲報,梁帝蕭景琰帶人親自去查。

雅致宅院零落遍地,當中無人生還。

梅長蘇飛流甄平黎綱等皆死透了。

循啼哭聲,活下來的是巨籠中有藺少閣主臉龐的怪鳥,淚流如血,蕭景琰伸指沾了嚐,甜如蜜,齒發酸。

蕭景琰將這呆滯不住掉淚的怪鳥抱入自己車內,一路回京。

他記得這人飛揚近乎輕狂的模樣。他也記得自己曾問梅長蘇身邊那大籠子裝得甚麼寶貝,那時梅長蘇笑他,當今聖上也喜歡珍奇異獸啊?

蕭景琰曾想再見非同凡響的藺少閣主一面,或許能與之結交更佳,現在他非常悲傷。

"至少你還可以哭。"蕭景琰淡淡說道,怪鳥紅色淚水滴落他襟上,顯不了紅,黑袍更黑。 


朝庭甚少直接干涉江湖恩怨事,然梁帝蕭景琰怒極,令多加嚴查刺殺梅長蘇刺客來歷,一率誅盡所涉人等九族,無有通融。

滿朝文武驚鄂聖上少有的狠絕手段,無人作聲。

深宮中蕭景琰側臉若利刃,向怪鳥低語:"朕未羨慕過小殊,卻嫉妒長蘇。"

"藺公子、藺公子,千言萬語,只與你訴說。"

"無所謂,來不及了。"

"都好了,都好了。"

怪鳥足踝鍊子發出啷噹聲響,鍊有數十丈長,黑鐵造,能上青天,遠出不了宮牆。

蕭景琰以玉梳為無喙怪鳥梳理羽毛,面如春風過。





完。 

----------

嗯腦洞來自cucurrucucu paloma歌詞所以無論配拉丁情歌多奇怪也還是bgm。

連結的Caetano Veloso詮釋的版本低迴憂傷,像Rico Durcal演唱的激情澎湃的版本也很讚,種類繁多啦都可一聽。

梅宗主活生生變成了大熱天喝熱茶,興趣遛鳥的老幹部畫風了搞啥鬼。

最末可接偽裝者可不接或接RPS你愛他他愛我我愛你輪迴死循環。

#筆力死矣擦他擦擦擦

#欸嘿我覺得啊靳老師年輕時的臉銳利深邃挺攻的

评论(22)
热度(44)

© 咚咚咚咚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