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咚♂

三分邪氣,七分疝氣。

圖說:

明台稍懂男女情事後,便老愛笑他阿誠哥什麼舞也只和自家二姐明樓跳,笨蛋,沒的浪費一堆和貌美小姐跳舞的機會。
阿誠自不曾理他,而若給明樓聽到了明台屁股就得挨打。

明誠明樓終於結親那天明台想,笨蛋是自己。
那個為師姐婚禮穿得像個男人的汪曼春也是。

明台要走明樓婚前最後一支舞,他想著老師,老師會希望在這。

*

巴黎大學師生近日談論的是新來的經濟學教授,外國女性,,好像是校友吧,日本中國還是新加坡人大家說說也忘記了,重點是傳聞她風華絕代。

新教授上課那天教室地板上坐滿旁聽生,男女皆有,就是無聊。準時開課,教授鞋跟喀喀喀走上講台,很美一個人,眼神凌厲,俐落時髦,不像大家以為亞州人的樣子。
講課也好,理論極清晰,但更注意聽那細微的口音微妙的氣音遐想的學生不少,看見教授指頭上簡單婚戒仍想一親芳澤的也大有人在。法蘭西民族嘛。

見過教授丈夫後比較有戀愛經驗的就知道沒望了,人家眼裡只有對方。

(就忽然發覺明樓單獨性轉很可以啊媽的,樓姐姐端得了槍跳得了舞蘇死了哎。具體該長什麼樣很令人煩惱就是(廢))
(性轉還是同一個人經歷複製貼上BUT強行HE)
(和曼春師姐師妹也超萌啊只是也就更虐,吐一升血)
(這麼著誠樓cp完全是羅曼史套路,霸道千金俏管家之類蛤蛤蛤蛤)
(雙毒線我覺得可以是曾經雙方有些意思但沒有任何發展,仍然愉快地成了幼兒園死對頭)


评论(10)
热度(20)

© 咚咚咚咚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