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遠】面朝大海

牛遠,雙性,經期,經期,經期




韋天舒度假從仲夏說到春末夏初,終能成行,倒不是他那絕代佳人不答應,這回工作狂凌遠出乎韋天舒意料爽快應了一周的“二度蜜月”假期。機票酒店等韋天舒喜滋滋一下訂好,卻天有不測風雲,本似個空檔,忽地要事一件一件,還真院長走不開的,每每改好時間,便又有事,期間一延再延,最後韋天舒摟著凌遠的腰,乘坐往機場的計程車,都有點無法置信這回居然能成功出國了。他倆的關係只親友和政府知道,對外請假說詞還分了兩理由,韋天舒是陪嬌妻二度蜜月,凌遠則是自費去德國觀摩。出發前凌遠正巧撞見那韋三牛和小護士們偷閒談天,韋天舒發現他走來,繼續胡吹海蓋他那嬌妻賢慧能幹美麗可愛,一面轉頭朝凌遠擠眉弄眼。凌遠喝令他們該幹嘛幹嘛去,韋天舒等護士們走乾淨,擰了擰凌遠發紅的耳垂才自以為瀟灑一步三晃走開。選擇隱瞞關係自是凌遠主意,正如他對外身份是常態男性而非實際上兩性器官皆全的雙性人。他的隱瞞打小沒怎麼被批評,是後來到國外交的一個雙性人對象質疑過他無法接受這身體,凌遠回他當時那對象說,正巧他想做的並非爭取性權者,如此而已。跟那對象自是沒走多遠。學醫長大,凌遠沒什麼不接受自己身體,他還想著生崽呢,雖是較難受孕。凌遠少有感念自己生母生父的便是他們沒同大多雙性人父母在那年代被鼓勵的,治療自己,代自己選定一性,閹割一性。車子開得快,高速路路面平整,可還有點顛,凌遠意識迷迷糊糊,這幾天似乎特疲憊,靠韋天舒肩膀上睡了。飛機穩定後韋天舒立馬解開安全帶探身瞧他那坐前座的愛人。昏昏沉沉的凌遠手臂慣性環住腹部,嘴角口水光澤閃亮快要溢出,眼周一圈不散烏青似有加深,臉皮上冒出兩粒痘子,結合對合法同居人兼上司一周頭疼及排泄狀況的瞭解,韋天舒猜,他們這苦命鴛鴛霉運未盡,去的是熱帶海島,凌遠月經估計要來。韋天舒想著,摸上凌遠那頭睡亂了的微微自然捲的頭髮,雖不能下水玩,在特別需要休息的時候休息也好,何況凌遠頂多曬曬太陽泡泡腳,不是什麼愛運動的主。幾小時班機,飛到半途,凌遠給胯下那股子濕黏弄醒。他算了確是這幾天該來,早有預備,未全醒也記得抓了生理用品等往廁所去。韋天舒看這知道了跟著也自然而然地進了怎麼說比經濟艙的大擠兩八尺漢還是逼仄的廁所裏,順手帶門鎖門。

下面走連結


评论(6)
热度(16)

© 咚咚咚咚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