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咚♂

三分邪氣,七分疝氣。

甫出地表他的腿間血液泉湧,早春的風自他毛細孔外溢,肌膚表面凝結的堅冰瞬間化水,所有植物的種子發芽蔓長開花而天還是黑的,他回家了家以繁盛迎接,當他向下望那個令他安適之處卻闔上門。他的來去由時間決定。他咒罵去你媽的聲帶卻發出鳥的歡啼。

--《驚蟄》

-----------------

斷續從三月畫到現在。


评论
热度(7)

© 咚咚咚咚咚♂ | Powered by LOFTER